书摘11 诗学

附录 p259 ……与此同时,对诗歌谈不上有什么造诣的平民观众已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了有教养的社会贤达,成了一支左右诗评的力量。为了迎合观众的喜恶,诗人们不惜牺牲本来应该坚持的道德原则和艺术标准,用昂贵的代价换取廉价的掌声。……

诗不是科学,因而也不受科学的检验;诗不是理性的产物,因而也不受理性的规束和制约。

p262 在『智者篇』里,柏拉图直出,神可以制作两类形态,一类是有实体的形态,另一类是对实体的摹仿形态,如梦、影子和幻象等。人间的工匠(包括艺术家)也可以制作两类形象,一类是“形”或样板的仿制品(如房屋),另一类是对仿制品的再摹仿(如艺术作品中的房屋)。

 

以后这种读不懂原文,又年代十分久远的好的作品也选择不看了。

 

『诗学』

亚里士多德 著

商务印书馆

1996年7月第1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