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一个日常

一眨眼四月份都过去一半了,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的一切都感觉不那么真实。工作中的项目改造节奏变缓,很多动作都要到下半年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否还要执行,竟然不忙到有点焦虑。

清明节的时候原定的安排突然变了,状态也不太好,就跑去了枫泾,一来不用出上海,二来想去看看自己回国后的第一个项目,顺便还可以古镇走走散心,吃吃拉丝。果不其然,拉丝都被换成了牛蛙,并且有无处不在的横幅提示以后也不要吃哟,危险哟!

当年的项目现在看,真的有点惨不忍睹,哈哈哈,干挂石材和真石漆的颜色色差有些大,别墅的露台也都被搭建了玻璃阳光房,哈哈哈,甚至洋房的阳台外还有人家做了上海常见的那种外伸式的晾衣杆,不过依旧,这是当地最“高端”最现代的住宅项目了。

心情很糟糕的情况下,清明正好跑个10公里,一年前也是差不多3月底,听说徐汇滨江和黄埔滨江贯通之后,开心的去刷了个10公里,从家里可以一直跑到十六铺码头的indigo,去BFC逛逛,然额今年,因为疫情在家没怎么运动,不得不中途穿插了两段500m的步行来休息,而且终点去一个吃过的餐厅,发现已经关门了,恩,这就是疫情咯。

…………………………………………………………………………

其实从晚上下班骑车回家就能感觉到,路上九点多就已经没啥人了,远没有从前那么热闹。昨晚健身之后去点都德,都坐不满…… 哈哈哈哈

天气不好就更显得萧条,好在上周末老河口群约了个小局看了余德耀和龙美术馆的展览,西岸出了几个美术馆的良心联票,估计也是因为参观量非常不景气的原因吧。下雨的天气太适合吃捞王了!

当晚也是从bwz群拉上海小群的创群日…… 第二天原本的第一次聚会就只剩我和JL,像同事相聚一样的聊了一下午。感觉北京分部真的太喜欢聚会了,上海的真的都聚不起来,特别散!!!倒是下午在西岸美术馆的咖啡店看了好一会儿书,带了「崩溃」,哇,写的真的太棒了。除了对工作很有启发之外,甚至也能联想到感情,感叹于九四年的前沿性,也欣赏这本中文的翻译,很复杂的主题讲的非常的清晰易懂。力荐!

有的时候难免会有些消极的情绪,伴随着对自己的怀疑。其实仔细想想,好像也都没什么,大概生活之不如意,开心/难过与否就取决于如何看待吧。最近的工作和情感都遇到了很大的瓶颈,碰巧又是这么神奇的一年,什么计划都乱了,那就一件一件的来吧。有些事想不清楚,可能就只是还缺点时间或自信。

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想起还可以随便写些心里的话唠和流水账,也是挺宽慰的。

…………………………………………………………………………

我拆开了西西小朋友“送”我的“呼伦贝尔空气”,恩,这小麦味儿有点冲啊,先这样吧,保重!

HELLO / BONJOUR / 你好 !吗?

想恢复Blog的更新已久,无奈重新建站的工作量太大,甚至Linode买了几个月的主机服务扣的钱也没有让我真的有效率地把Blog重开这事儿弄好。之前的Wordpress备份和自主搭建的过程有太多坑,折腾了一两个周末让我想起高中时候重装电脑的沮丧,动不动就要跑到网上搜索这是咋回事儿,要怎么解决,心烦至极。

最后索性还是沿用Wordpress的现成服务,直接导入了2013年9月17日的备份,没想到比自建站导入数据库SQL容易太多,惊喜的发现从2007年至今的posts都顺利的并入了现在的周记weekly站点。并且已将 http://cindol.com 的域名,自动跳转过来这里,虽然还是有蛮多主题、插件都不在了,但解决复杂问题的一个方式就是放下包袱,直接往前走,以后写什么才比较重要。

说起来也是这两个月经历了 Covid-19,信息的丰富和密集度空前的增高,也愈发开始反思信息的来源与分享之重要性。有一个Youtube视频里提到的观点很好,早几代的中国移民在国外,不得不看当地媒体的信息,于是某种程度上,慢慢地就localise了/国际化了,但现今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有太多的方式获得信息,那么仍习惯于沉浸在中文互联网中也就不足为奇。中文互联网上的信息和观点是怎样的平均质量相信你我都不乐观,我虽然也订阅着NYT的newsletter,看着Le Monde的新闻app,但坦白讲,真的不像在法国的时候,每天刷twitter上的法语timeline,关注着Facebook上法国同学分享的各种信息和生活片段,虽然那样不见得那样是对的,但至少是多元化的。

因为朋友圈信息质量和效率的低下,还有社交关系复杂的原因,我在差不多一年前开始不刷朋友圈了,也几乎不怎么在上面分享自己的生活。虽然微信群的互动交流很多,比如在博物志播客的会员群里,大家听了新节目会有反馈和信息交流,我猜email的反馈越来越少了,因为好久都没有念过听众反馈了。以前常互动的本来也更容易选择入会,在会员群的交流变得很随意,也没有了一种认真的仪式感,大概我还是喜欢和怀念email一来一回的认真交流,并留下可追溯便于检索的记录。

至于微信的难用,真的越来越厌恶了,当然这也伴随着亲历最近微信上博物志群的炸群、电影群的禁言,总之,telegram添加我的话,可以用我的中国手机号码搜索到,大学有了第一部手机后一直没有更换过,真的习惯性依赖一个没有尊重用户隐私原则的IM软件太危险……  大家在讨论美国与中国的逐渐脱钩,为了拥抱多元和自由的世界,我也决定向“高集成”的独大app们慢慢脱钩。

短期内可以通过少使用这些app节省很多时间做别的事,哪怕是无聊的事情,至少也可以丰富生活多样性对吧!

长远来说,生存能力也会增强哟,至少向外对接不会有过多的障碍和迁移成本。

恩,这是一篇流水账,并且它突然的就结束了。

第一次半程马拉松 + 快30这件事

1.
2016.05.08 @泗洪
说起半马,一开始还是听胖博眉飞色舞的讲起香港马拉松时候的印象。在巴黎的时候对“巴黎跑”这些活动也没有热衷过。就是喜欢跑跑,最喜欢的就是傍晚的时候,在小岛上岸边的小路上跑,塞纳河的岛很多,可惜当时在昂热的时候骑过无数次的公园没有去跑过步。

这次也算是阴差阳错,关注了跑步的公众号,碰巧就推送了这个在湿地公园的半马赛事,现在想想,和这个泗河的泗字还是很有缘分的,于是跑到泗洪去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本来是想去欢乐跑,被基友嘲笑,大老远的,就去个欢乐跑么?于是“一怒之下”,果断报了半马,也算是对2015年度计划的一个反馈。

两个好基友,有个临阵脱逃了,要留在上海审税,没想到有480km 这么远,一路很好开,但也确实没啥风景。。。周六上午出发,四点多到了直接去育才实验学校领装备,竟然有两小包大米和一瓶酒。。。好厚道。。。的主办方。基友订了城里最贵的酒店也不过200多块,条件还不错。

晚上吃好闲逛,觉得这个城市的体量还挺像榆树的,不知道他所归属的淮安如何。当然,物价好的合不拢嘴。

真正到了8号跑马的日子,天气还挺冷。因为一开始目标就很明确,只是想完塞,所以很放松,也很愉快,想想走着也能走完,此行就有了意义,好容易满足!开跑之后,基友就跑走不见了,我就见着一群群的人超过我,最后连5km 的欢乐跑的也超过了我,当然,我再慢慢超回来那些发力过猛的。终于在三四公里之后,开始又看到有戴着号码牌的人了……这时候一姑娘跟上来跟我说跟着我跑吧,要不然跑不下来,我就回头看了眼是有号码牌的,于是也就继续压着大概8min/km 的速度继续往前跑了。

····················································

过了五六公里,基本就不累了,看着表,比关门时间还是有富裕的,可能是某段速度微微飘上去了一些,这湿地公园的风景非常一般,赛事组织者倒是很有诚意,路上的工作人员极其密集,每100m 都有人。。。体验棒棒的。路过一段有人拍照录像,录到我的时候还说,诶,出来个慢动作的,哈哈哈,跑的确实挺慢,动作挺小的。。。

就这么压着速度跑到了10km,这姑娘偶尔还和我聊两句,竟然呼哧呼哧的就还真的跟住了。倒是也让我压住了速度,挺稳定的。有些人开始跑不动或者走走停停的被我超过去,过了10km 之后,每一步都是自己新的记录了,哈哈哈

跑到15、6km 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些累了,自己带的补给也差不多吃光了,腰开始有些酸了,大概是好久没跑,腹部也缺乏锻炼,核心不稳或者稍微有点挺了肚子吧……腿部倒还好!自从跟着胖博说的头两公里压住速度好好热身之后,跑步中腿部肌肉基本就没啥反应了,只是头两公里那么慢很虐。

走着的人越来越多(也没那么多),还有个小伙子一条腿应该是抽筋了,看着他还坚持的往前蹦着,有点小心酸啊。。。过了17.5km 这个补给点,后面的姑娘貌似就坚持不下来落下了,我的动作也没那么轻盈了,开始盼着前面的公里数在往前跑了。

最后坚持了三公里,觉得还是比想象的容易,并不像自己去跑的时候,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而就是疲劳感,这个是平时跑6km、10km 的时候不太能感觉到的,坚持到了20多 km 的时候,也就没啥感觉开始盼终点了。克制到了最后500m 才开始加速超了几个人,hoho,虽然赛中的部分就意识到应该可以在关门时间完赛了,但最后还是有点激动啊。虽然是2h50m 的样子,哈哈哈,但是跑过终点线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一切都很平静,貌似有人在给我后面的人加油,过了终点线就往前走呗,有人递完塞包,有人在我号码牌上打了个勾,慢慢走到场外,大家脖子上都挂着奖牌,我也就掏出来挂了一会儿,然后手中拿着蓝色完赛包的人,也算是有了一种身份认同感。这种平平静静一个人都没有的感觉很好。大家好像也都过了很嗨的点,很多人都已经坐上大巴,基友已经完赛将近一个小时回到酒店了。。。

……………………………………………………

2.
跑了第一次半马这件事儿,虽然算不上什么“成就”,却也算是今年对自我的一个挑战。做到了就觉得没什么,如果一直不去尝试,就是一座永远爬不上去的高山。今年,这两年,都有些平淡,我越来越少的去做一些挑战自己的事情,总在自己的 comfort zone 里待着,不是个好事。

在这么平淡的时候,稍微的挑战自己一下,还是挺能清醒一下的。聊着马上下个月就要30了,我应该在30岁之前做点什么呢?额,羡慕这些还有一年时间的!

今年本是计划着要学到潜水执照的,但买房子,想换工作这些事情着实占了好多的时间,也让资金紧张了起来。过了30这道坎应该什么也不会发生吧,今年的大方向看起来是对的,这一年来也是越来越开心了,好像是的。

此时在听昨晚演出里特别喜欢的 Devorak 的op. 96作品,F 大调弦乐四重奏。

拖了这么久才写,难免越写越水,嘿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