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周 猪猪之 & 四川之行

周一老妈又抱着猪猪去看了医生,这次去了另一家,老医生跟她说,这个那里治不了,有生命危险,去长春吧。于是第二天赶紧上午靠近中午就开车去长春,电话跟老姨讲的时候还提到正在订机票,要我和赫赫一起跟她去四川玩,于是又折回家取护照……

插播,翻邮件记录,发现我周一早上是做了一个很伤感的梦的,还在巴黎的赶紧,然后很很很舍不得的赶紧,还要机票改期什么的,默念着最后一次去哪里哪里,和谁谁谁见面都可能是永别之类的……

我突然想到那个临要回国的早晨,我对着日出方向好看的朝霞看了很久,还拿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那些纹理。

直接先去了 周萍宠物医院,拍片,输液,查血气还是生化来着,肝有问题,没骨折或骨裂,但具体问题还是无法诊断出来。开始下着小雨,老妈陪着输液的时候,我就跟老姨夫去大姨家吃饭,最后跟着大姨、老姨一起回来找老妈,三姐妹都围在输液的猪猪周围,一片温馨与欣欣向荣,大家聊着很热络,拍着蚊子,吃着香瓜,好像猪猪在一中很幸福的氛围中正在慢慢康复的赶脚。

第二天周三的早上老妈把我喊醒,说猪猪的状态很不好,早上还吐了,很没精神。就赶紧大家一起去了医院,查了血,再输液,还给吸上了氧,点滴、小针都有,猪猪好像也活泼了一点,还有在挣脱氧气面罩,呵呵呵,眼神也会跟着我们动,重现了它那搞笑的眼神。后来老姨就先去放车,我买了早餐来吃,老妈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看着猪猪的眼神有点呆,就像医生刚才说眼神动没事儿时候说的反面情况也就是两眼无神看远方一样,我赶紧喊来医生,虽然他说是睡呢,但我还是赶紧很糟糕,很担心。

老妈回来之后,猪猪开始就不行了,医生过来打针、做心脏按摩,连续抢救了好几分钟,老妈就已经控制不住,趴在背面的墙上开始哭起来了。

后来看到医生看着我摇摇头之后,我也一下子伤心起来了,不过还是得安慰老妈。上午还拿om胶片机拍输液、吸氧的猪猪,哎。老妈哭了一个多小时才被我和大家劝好,我也被搞的哭了三小波…… 尤其是老妈哭着说我跑步回来的时候还跟我叫来着,怎么就死了呢?顿时我也有点扛不住了,被老妈哭的也有点很无力的赶紧,可能是20多年,都没有认真的离熟悉的人、事物的死亡和离去有太近的接触,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比想象的还糟糕。主要是太突然了。

一时间,有点难以想象以后的生活中,老妈会不会承受太多内心的悲伤。wy给的建议是,以后要养,就养一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