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周

1、
关于交大h7n9之时捅鸟窝之事。4月8日是117年校庆,这时候的这条报道基本传遍微博,然后众校友又发现是个有话语权的传媒不太专业的失实报道……辟谣微博又是一堆转发。但我恐怕辟谣的传播效应远没有原文那么大。毕竟大家是多么希望那新闻是真的啊,在内心深处,因为那才符合国内的感觉。就好比有谣言说某某领导又怎样怎样不好了,然后后来证实是谣言,但大家都不会传播转发这条辟谣,因为内心中都觉得原本那条才是心中真正该发生的事儿的……

晚上回到家twitter上知名的北风也转发了那条失实新闻,很符合他的风格,这种是很有话题性的新闻,而且来自国内“权威媒体”,要是我我也会转发,毕竟国内知名学府,没有人性,因为h7n9,盲目毁坏生态之类的传播价值很好。但这件事儿牵扯到母校,又在校庆,就回复争论了几句。但不得不说,他的思路还是很客观的,对我的启发,反倒是,虽然我还是8、9成坚信学校的微博和论坛上的话语是真的,但有那么点怀疑真的好像是因为敏感的h7n9导致了一些很傻的指挥者做了这么个决定。因为不在学校,天屎路的事儿也不清楚了,而

而本质上来说,确实我觉得因为影响行人,鸟窝该不该动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探讨,但多少有那么点儿危机公关的感觉在这里面,因为大二三时候曾经在 大学生在线这么个网站当过编辑,接触过论坛审查和监控的人和指导老师,深知其中的一些处理方式;反过来,在校期间,莫名其妙被同城某对手高校校友所掌握的媒体黑也是历历在目……

有的时候,也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至少,还是要存有一点质疑精神吧,哪怕对自己这一边。在被证明自己是错的之前,又没办法自己去证实,这个时候还真的很难办。不过不管和谁的争论,总归要互相尊重就事论事以及客观公正。好在,大家确实是这么交流的,表示万一碰到不讲理的,倒也没什么好争的了。

……………………

另外,乍一开始,确实也隐隐的感到了有话语权的人可能会带来的负面效果。关注者众多的博主的话可以很轻易的误导很多人,这就是当时医生跟老罗吵架(2006年的样子?),其实是争论,然后被老罗的粉丝跑到博客里灭了,最后不得不关博的下场。印象中,医生作为比我大一届的人,逻辑尚可,可惜透了一点果粉的盲目,但老罗当时虽依旧逻辑清晰,但难免有点因为话语权的问题占了上风;

第二次的印象深刻是思维,他2011年回国之后开始做国内品酒独立博客的一个撰稿人,貌似也是因为什么问题微博上跟老罗争执了一下,是那一次他后来的一个状态提醒到我这个问题,就是一个有很强大话语权的人,对大家的误导能力。就好像不恰当的比喻成一个人的光像太阳,另一个人的手电筒般的光就不那么容易被看到,好在很多时候大家不是仅仅比亮度,也好在有话语权的人也有可以就事论事的态度和道歉的大度。虽然那次貌似思维也败下来了(不得不说老罗是吵架高手),我也不那么赞同他的那个观点,但是,在对话语权不对称的吵架双方有了共同关注的时候,我开始发现争论的方式和关注程度对结果的影响,使得可能整个过程不那么客观。

在读 基地系列之二了,突然发现,硬要用发展角度来看,现金社会确实比几百年前,一千多年前好了,这算是civilization的发展,如果可以用它来衡量人类发展的话。那么我有的时候冒出来的那种对人类整体发展的悲观态度,是否意味着可能在漫长过程中一直有人有,但人类却相反的一直不可避免的在进步呢?那我是不是又可以用我习惯性的乐观态度来发现,也许确实,即使我觉得以现有人类的丑恶,可能依旧还是会越来越好呢?因为以现有的能力、知识和眼界来看待可能要到来的未来世界未免太狭隘,比如可能在以后有更加清洁的能源可以满足日益贪婪的我们?就好像过去的日子里,我们已经拯救过自己一样。

……………………

周一去ff和wz那儿,还有wang zhao也在,他们三个都相继生日,所以也就一起庆祝了。虽说酒酒肉肉和蛋糕神马的都在,但和2年前那次聚会比起来想去甚远,那次的很多人都已经在国内,这次ff和wz下月6日也要启程正式登陆加拿大了,说来很感慨,好似比较熟的也只能把我叫来,四个人一起庆祝一下了。记得去年他俩生日只是我陪着吃了个 南昌小馆 的晚饭。聊的依旧很无聊,只是后来提起旧事,大家开开玩笑神马的,回来也还有点累的。

因为主题是早上的面试,rougerie这事儿拖了半年之久,我也终于见了一面,在星巴克吃早饭等hw过来找我,然后一起到他船上的事务所见一面,多少见的有些失望,因为很可惜我没有国内建筑从业经验。但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信心之类的东西也早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倒是连日来赶作品集很辛苦,状态非常的差。跟hw去使馆签证处帮他们一起取中国的签证,然后去蓬皮杜那儿喝杯咖啡聊聊天,送hw去公司我就顺手去个超市回家做饭了。晚上才赶去ff那儿,害的我忘带了好几样东西(状态差体现在方方面面……)

2、
晚上约了苹果琦一起看大皇宫的展,Dynamo,1913-2013年100年里面的经典设计、装置艺术的展览,非常非常的不错,有些在以前蓬皮杜或者fiac的里面也看到过,交互性、体验感特别强的一个展览,有一段我俩还被据听到是France3(法国三台)拉去摆拍了一阵……

3、
礼拜三下午约了阿饼一起去jacquemart andre博物馆看印象派eugene boudin的展,一如既往的迟到大王,我迟到也毫无压力,反正肯定她还没到,哎。先要经过一连串的房间,游遍这个曾经的官邸,才到楼上展览的地方。但底下的游览已经觉得很不错了,如果是买票而不是有邀请卡的话,票价也会被建筑的游览值回来了。有个很大的阳光房小花园,还有各种古玩和装饰,很不错,甚至堪比枫丹白露宫里面皇帝行宫的内饰。法国不像中国,皇帝的布置跟有品位的平民不见得有什么更出众的地方。

展览有eugene boudin从101号到165号的所有作品,非常的全,印象派的几个人其实风格都不太一样,虽然有些地方感觉很相似,但又各具特色。boudin的水画的就是他自己很特别的一种,很有感,沙滩系列,最喜欢的是阴沉的天,远方下着雨,海浪拍着岸,海水是那种白绿色,和我记忆中的那种阴晴间的海水颜色以及那种清冷的感觉非常像,会唤醒观者的身临其境的记忆的艺术作品就是好作品,旅行和艺术在这一时刻可以补全一部分的人生缺憾吧,因为人不能总在旅途,艺术品好像是一种慰藉。

因为大多数人对海都有种自己的感受,爱也好,向往也罢,海浪声总是能给每个人都不同的刺激,我仿佛最喜欢下雨天的海边,但好像每次我到海边却都是晴空万里,并没有雨天海边的记忆,但却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是我记忆深处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4、
上午去St lazare那里看上次的眼科医生,如约再来,跟她说我奶奶确实有青光眼,上次应该她问的就是这个词儿,但当时我这个词儿听不懂,只听懂她解释说眼压非常的高。不过这个也确实不问爸妈怎能知道……中国家族病史不那么重视,哎。这次再次检测,经过2周观察,确实有眼压高的现象,让我拍了个片子,神奇的东西,大概是直接把眼睛里面的血管什么的都能拍清楚的仪器…………… 果然眼压高,结果是,告诉我这种眼压的升高可能是永久的,也有可能是临时的,但临时的也有再次升高的可能,所以总之我未来的日子里可能到死都要每天用一滴眼药水了。

也多亏了上次体检时候的检查,促使我去约眼科医生,配个度数很低的眼镜,顺带发现眼压可能高,这次虽然听着挺吓人,但也只是每晚睡前每眼滴一滴眼药水而已。两月之后再一个约会,看我的眼压降到怎样的水平。其实过去的两个月,确实赶作品集和其他的压力过大,还通宵赶了几次,作息不规律,总之各种,导致现在是比较差的状况,也因此会把一些问题放大化,而这也算是个好事儿吧也许。

提醒我以后有了更多的理由来告诉自己要多注意身体了。本来是耳朵有反应,现在才意识到其实是眼睛的问题,因为会互相联通……怪不得半年来我双眼皮的时候已经占了绝大多数时间……眼睛变大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也只能提醒,多体检,有问题早发现早预防,也早给自己一些机会来调整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夜要少熬了。

……………………

下午开始一直试图给rougerie打电话问面试的事儿,但一直不在,最后晚上马上就要等到能讲的时候,hw找我去看电影,我就想算了明天继续打电话,然后又陪看了一遍特种部队2…… 聊到这次他们回国谈项目回来之后再看也不迟,我不应该这么着急撒。

送她回家聊天,我偶尔才跟比较好的朋友表现出来的自以为是被她骂了,哎,虽然她说的角度我并不赞同,但她批评的东西是对的,这方面我也一直知道我有这个毛病。跟不熟的人还好,反而跟比较熟的人,才容易表现出一种恶心的自以为是,这点我也知道,一直很感激朋友们的容忍,甚至有人的批评,但总归是本性使然吧。详细的分析,大概这些年来更加强烈的感激到自己的精英意识。但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就是在大家的眼里,我还不一定是个精英,所以我的精英意识会让人反感。虽然我不能也不打算在现在或者将来被认同,但不可改变的是我对精英意识的认同感必将导致的从内到外的自以为是,这是个副产物的缺点吧。自我剖析要狠要彻底,所以有的时候我就想,其实我觉得很无用的人,却在完成着一些我无法完成或者不愿去做的社会分工,虽然,如果把那个人换成跟我一样的人,这个社会可能会变得更美好一点,但社会不是这样发展和构成的,制衡、协作和宽容都是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得以前进的一些可贵品质,我如果不能包容那些我觉得比我差的人,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某种反社会倾向?有的时候确实是感觉自己会更好点。

但回到之前被批评的出发点,表现出的自以为是,我觉得该检讨的是这种态度,坚持认为我自以为是的点是对的,因为确实比别人好,但自以为是的态度确实让人恶心,比如我也会被这种态度恶心到。而我恶心的还是我的朋友们…………哎…… 这又要说是另一方面的性格了。可能今后坦然接受比改正的可能性更大吧。因为这是当晚引发的另一个话题,就是关于对成熟是否会表现为一定程度的圆滑世故,虽然我嘴上说不是,而且内心一直觉得圆滑世故很恶心,但着实如果更加的能容忍一些事儿,会被别人看做世故。不过我现阶段还是认为成熟应该是一种对发现了真正的自我之后,对自我的那种接纳和认同。

这又基于我一直认为的人是不会变的。以前可能没有很好的认识自己,后来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但这个过程不是一个变化的过程,而是一个发现的过程。

好像本性里有一种想要直言不讳,想要恶语伤人的冲动,以及一些对圆滑世故的反抗,导致哪怕有的时候能控制自己做的世故一些,仍然要坚持愣头青一般的处事原则。这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反正现阶段我接受了这样的一个自己。跟别人开玩笑似的说过这不是不成熟,如果哪天我变了,那就是我老了。我希望可以一直这样。

回家的路上,我也觉着,老了如果变成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头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看woody allen的一些片儿有共鸣不是一天两天了,那种有一定基础的自以为是尖酸刻薄愤世嫉俗简直像极了想象中的我老了以后的样子……不过,谁知道呢,但是内心一直有种隐隐的反对主流价值观的倾向,因为一直认为大众的很可能都是不好的,如果大家都这么想,必然是有问题的,因为毕竟只有少数精英的东西才是真正能有共鸣的东西,说到底,所有元素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自己所谓的精英意识也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一个什么的副产物呢!

5、
下雨下冰雹,所以,犹豫来犹豫去,berque那里的课没有去听,虽然也只是靠着兴趣去听,但翘课依旧有对自己的罪恶感。也因此,眼镜店打电话来说眼镜做好了我也忘记了去取……

当然,不出意外的,窗外的那个方向又出了两次彩虹……

6、
下午终于挪动身体跑去眼镜店发现人家周末不开的,俩电影院想看oblivion未果,都没票,周六真不该跟群众们抢票…… 讪讪的回家……

7、
起早,骑车穿过boulogne森林其实是为了去森林斜对角那里买个muji的旅行电吹风,自己的坏掉很久,夏天来了!森林里在跑步比赛,哇,姑娘们身材各种好啊,礼拜天肯出来活动的都是来秀身材的!运动装很性感,身材健康有活力,我真的很像就跟在后面骑着了都,后来骑到市区真的是各种恶心的走样的身材,哪怕有黑丝和好看的衣服又如何……

比赛线路的转交有些小孩儿坐在路边,手边是他们的小车,还有个小的乐团在演奏助威,阳光也晒得不行,春天的感觉真美好。四处都是盛开的玉兰花和樱花,我也只是买完电吹风再穿过整个巴黎跑到巴士底的集市去买点水果而已,但算是个踏青吧!毕竟也路过了铁塔、荣军院神马的。

下午跟家里视频,把之后一两个月的计划说了下,哎,这么多年来多亏家人的支持,基本每次乱七八糟的决定只要我做了,他们也就默默的支持了。我吼着要回国都吼了一年,一拖再拖,哎,他们应该也都跟着担心着呢。

晚上终于去看了Oblivion,很不错啊!之前晓钟和橙子的douban都三星评价,俩文艺青年让我的期待很低,但其实不错啊,硬科幻的部分虽然后来被晓钟说scenario早就有了,但我看着还不错,故事性也可以,虽然有的地方确实表现出导演掌控力不行,比如结尾有些失望,如果nolan来,肯定是结尾会推向新的高潮,而这个导演也只能让大家在结尾“哦”了一声而已。不过整体还不错。蛮喜欢。

……………………

另外还在家看了两遍Memento,nolan 2000年的片子,记忆碎片,拍的好牛,果然足够他一举成名的thriller,看了第二遍,把很多情节屡屡顺,很多暗示的地方,他比大卫芬奇还好一点,就是大多数的暗示和情节最后确实能靠谱的推理出来,但像穆赫兰道那种,开放的空间更大,导致其实有些太开放了…… 啊,好期待他下部片子啊。

Lettre a D也寄到了,开始读了些,Scali送我那本Les Industries Imaginaires也有开始读,在stanza读基地第二部,恩,相较来说,果然还是经典的科幻小说最有吸引力啊!!!半夜神马的,尽量想早睡中。

周三半夜在窗前玩了会儿长时间曝光,因为那晚的云很多成块儿,还飘得极快,最近都在用raw来拍,lr导入,效果可控空间大了很多,反正拍的也不多,调的也不辛苦。看着晚上的云,真的不知道当时在想些什么,但当时确实在想些什么……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