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3 沉重的肉身

据昆德拉说,塞万提斯的小说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你在其中找不到一种明确的、可以解决人生悖论的道德信念,只能找到一连串生命疑问。

152页

 

当上帝慢慢离开那个领导宇宙及其价值秩序,分离善恶并赋万物以意义的地位时,堂吉珂德走出自己的家,他再也认不出世界。世界没有了最高法官,突然出现在一片可怕的模糊之中;唯一的上帝的真理解体为数百个被人们共同分享的相对真理。

米兰昆德拉 『小说的艺术』4页

 

人们只在过去的时间中认识现实。人们不认识它在现在时刻,它正在经过,它在的时刻的那种状况。然而现在时刻与它的回忆并不相像。回忆不是对遗忘的否定。回忆是遗忘的一种形式。

米兰昆德拉 『被背叛的遗嘱』 126页

 

解决个体生命的在体性欠缺与生命理想的欲望之间的不平衡,从古至今有两种不同的方案:一些圣贤说生命热情和愿望都是徒劳的、无用的、伤身的,劝导人们放弃自己的生命热情和愿望,人应该安于自己生命的欠然(道德寂静主义);另一些圣贤劝导人们把自己私人的生命热情和愿望转移到集体性的生命热情和愿望中去,由此克服个体生命的欠然(道德理想主义)。如果既不放弃自己的生命热情和愿望、又不转移到集体性的生命热情和愿望中去,个体生命就会在自身的在体性欠缺与生命理想欲望的不平衡中受苦,甚至悲观、绝望。

……

自由主义伦理是人生终究意难平的伦理,基不逃避、也不企图超越人生中的悖论,但也不是仅仅认可人生悲论根本不可解决以及人性的脆弱,而是珍惜生命悖论中爱的碎片。

即便一个人对自己的美好生活的追求在无从避免的生命被论中被撕成了碎片,依然是美好的人生。基叶斯洛夫斯基的目光对这样的生命碎片充满了眷顾之情:

我喜欢观察生命的碎片,喜欢在不知前因后果的情况下拍下被我惊鸿一瞥的生活。

……

爱的碎片只是生活中的诸多碎片之一,然而,却是唯一可以支托偶在个体残身的碎片。

第256页 到 第262页

 

『沉重的肉身』

刘小枫

华夏出版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