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情书

时间的情书2008-06-29 21:58 | (WF同学毕业那段时间的一段日志,是我见过的写的最好的,最能引起我共鸣的。每每看到,总是眼睛酸酸的,为什么不是鼻子酸?因为她的字写的太多了,眼睛好累。。。累到想流眼泪)

『此文作为回国前的铺垫。先感伤下,因为小鲸鱼提起了大四时候我帮他买域名时候他去我寝室的样子。这次回去大概闵行MIT的人只能见到WF、丁老和MW,话说还真挺想看看那个寝室第五人的。。。老罗已经回到家乡了,金山人民我就不过去接见了。。。既然时间短暂,都留待下次吧,几年后再见,希望有可以看到好玩的变化 :)』
离毕业离校还有一周的时间,我开始整理,其实一直在整理。如果一定要用东西形容这四年,我想是拼图,我所有记得的都是碎片,却在不知不觉中拼出了更加完整的自己。

 

大学四年和交大四年
其实这两者是不一样的,但又联系得那么紧密,无法分离。我热爱大学生活,但不喜欢交大。
交大的生活是艰苦的,不管哪个学院其实都一样。那些曾经觉得永远也算不完的积分;整整一年云里雾里的大学物理;每学期面对着三十多个学分的无奈;每学期多出来的考试周不仅总把交大的学生变成了上海最晚放假的苦命人,还年年赶上上海的酷暑严冬.......其实这些都无所谓,我只是很不喜欢这里的生硬,那种若有似无的生硬,那种总是缺少一点温柔的生硬,或许这不该责怪这里的学生或者老师,虽然这里的孩子大都是聪明的,但明显聪明得不够大气.
而作为大学四年来说,交大只是若干外部因素之一.其实无论你到了一个怎么样的大学,都可以规划和实践自己想要的大学生活,而好的学校只是给了你一个更好的环境.我热爱交大那个藏书量丰富的图书馆,里面常常有连上海图书馆都没有的图书,所以我的借书卡总是满额,除了大一,后来几乎没有辅导书的借阅踪迹了;我喜欢楼下的体育场,挥汗如雨然后洗个澡的感觉很好;我赞赏无休止的免费上网,所以我们离世界很近;我喜欢那个没有广告的comic;我喜欢专业班的同学一起吃饭一起玩的感觉;这里可以见到宝洁的市场总监,四大的合伙人,JP摩根的大中华区总裁,万科的董事长,那个著名的打工皇帝;这里可以看到哈佛的MBA视频......所有这些充实了那些干巴巴的学术,让我感到了大学生活的充实和自由.
当然这都不是绝对的,我的很多事情在别人看来很无趣,就像我看别人的很多事情很无趣.但我们应该宽容地尊重他人的生活,也宽容地尊重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艰苦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好,而在精神上至少我还很自由.

 

成长和蜕变
  成长总是悄无声息,当你某一天惊讶的发现它的时候,其实已经经过蜕变了。
从高中到大学至多是成长,从大学到社会才能算真正意义的蜕变,这门最后的必修课叫求职。
有些人的成长很快乐,有些人很痛苦,我一直相信痛苦会带来快乐没有的东西。能够理解痛苦的人也能理解快乐,反之就不知道了。
现在静心回想起来,我的成长有点早,不能属于快乐类型吧!我痛苦地赌气,我痛苦地抱怨,我痛苦地伤害,而最后打破这样的状态的,一半是我,一半是我的父亲。于是对同样的态度有了新的认识,于是对同样的事情有了新的理解,这帮助我远离了那种病态的敏感,也对我今后的人生有非常深刻的影响。
大学最难的事情是找到未来人生和生活的方向,并不要求细致。这点和以前的学生经历是完全不同的。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任何一个方向和道路都没有绝对的错误,选择了,不是你适应它就是它适应你,这点却成就了成功与失败的分水岭。在这个机会成本如此之高的时代,人,特别是女性往往没有第二次从头再来的机会。大学是我们最后一次还算公平地选择的机会了。
所以,考研究生,工作,出国深造注定是鱼和熊掌,而第一份工作可能会非常非常的重要,甚至决定了你未来的生活方式。这和热门冷门无关,想得够清楚的人无论走哪条路都会成功,人云亦云的人无论选择哪条路都一样苦恼。
“大学不是一个仅仅来学习知识的场所,更重要的是培养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认识”这是我在面试时回答面试官关于跨专业择业问题的答案,当然那时是用英文,对方给我的反馈是“Great answer”

 

男人和女人
这里的人大多都很低调,甚至有点闷骚,却很配那个看上去有点好笑的爱情。
顶着男女比例7:1的头衔,我依旧single,不过我很理解其中的道道。
其实这里的男生大多有点搞笑,这恰恰是聪明的一个表现。这里的男生不是木头,女生也不是恐龙。
因为晚上出去跑步,回来常常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这里的男生,可以上一秒还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女人,下一秒就会脸红得像个刚进城的小伙子,仿佛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或许,这就是没有物质的校园恋情。

 

身边的人们
我对朋友的定义很苛刻,心里有谱就好,。毕竟身边大多都是可爱的人,至少是善良的。四年还真不好说,或许十年或许更久,总之心里一直会有谱。有些人来了又走,有些人则找到了他固定的位置。
人,终究还是喜欢和自己相近的人待在一起。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四年的感情,但是这终究会淡的,大概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都能明白了吧!这无关对错。对于有的人,感叹人生若只是初见。
其实,我们都还是孩子。

 

特殊时期——大四
到了大四,其实大学已经毕业了。
如果你能早点找到自己的道路,如果过去三年你为此准备得足够,如果你的毕业设计能遇到一个好老师,那么大四就是真正属于你的时间。
过你想要得生活,去你想去的地方,看你想看的书,听你想听的音乐,做你想做的事情......即使只有一天,一个礼拜,都是仅有的美好。多年之后,即使你功成名就,也买不来此刻的美好。
于是我习惯每天八点起床;习惯每天上午看经济法,下午看会计;习惯听comic的古典音乐;习惯每天喝普洱加薰衣草加玫瑰的混合茶;习惯每餐过后的酸奶;习惯每个礼拜五十块钱的水果;习惯每天晚上跑步一小时,习惯每天睡前看书,习惯临睡一杯红酒......
于是我去了西藏,于是我去听了演唱会,于是我有时去喝下午茶,于是我决定去看画展。
这不是很昂贵的生活,但是健康而充实,而若干年之后,这会是一段奢侈的回忆。或者,我也试着四十岁前赚足够多的钱,然后就退休过我想要的日子。不是说最完美的理财就是将自己死前的最后一笔钱给了将为你提供周到身后事服务的人员嘛!
将近毕业,身边的同学似乎都很伤感和惆怅。
论文答辩完的当天,班搓加K歌,整个班级差点飞起来。High过了就好了。
我反而觉得我们的惆怅,不仅仅是对这四年的留恋,还有对于未来陌生生活的恐惧,甚至这种恐惧是超越了留恋的。
我留下你们的笔迹,仅仅就是想留下你们的笔迹而已,这个就是你们当年的样子,我并没有期待更多。

 

矛盾
给父母看毕业照片,父母竟然轻易地分辩了谁来自什么地方,这似乎象征了这个社会重重的矛盾。
80后的孩子都是很自我的,他们几乎从不真正妥协,总在试图说服对方。即使面对这座城市,即使明知这是新的生活。这点,无论农村城市的孩子我看都一样。如果不试着去发现优点,便无法热爱,于是也无法被接纳,对于人,对于城市,对于国家。
如果你依旧习惯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洗头,如果你依旧习惯每天看片子到深夜依然大声喧哗,如果你每次走过她的书桌都说一句理理干净,如果你依旧要把一个礼拜的东西堆在一起洗,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相忘于江湖。
如果是一个人的迁就,总会重到超过了承受的极限。如果是双方或者更多,就能看到海阔天空。人与人之间,都象是在谈一场恋爱。
发现朋友的缺点和发现看不顺眼的人的优点一样困难。对这一点,倔强其实没有理由。

 

我留恋的
毕业像失恋,或许真得很像,一种模糊的感觉。
我真得很想要一张不会过期的借书卡,借书纪录填满着它,而书的内容填满了我,这样不容易产生皱纹,永葆青春。
我真得希望我永远有一个可以连上comic的IP地址。为了那些经典的电影,为了永远的东京爱情故事,为了那个收藏了几乎所有著名作曲家的古典音乐库,为了让我感动的浪客剑心,为了怀念大二每天一集的金枝欲孽,为了我没有来得及听完的巴赫......
我希望家的旁边也有一个体育场,即使将来每天加班到临晨,有兴致的时候我还能跑上五圈。
我希望工作地点的不远处也有像研究生食堂一样好吃的麻辣烫,一群人围在一起吃。
我依然喜欢夏天女生可以只穿着内裤在楼里走来走去的自由,就像男生光上半身一样。
我希望我们进一个公司工作,这样还可以受到那么好的班长和团支书的“关照”。
还有很多很多,甚至自己都不知道。

 

遗憾
即使你不想提起,它总是存在。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觉得心安理得,那不过就是别人眼里的遗憾,不必过于在意。
按照俗话,我的大学生活肯定不完整。不过我觉得整个过程的变化还是很完整的。
如果不是要求那么多,也就没有遗憾。

 

最后的狂欢
在离开的最后一个和两个礼拜,甚至是最后一天,我们瞬间学会了珍惜和感谢。
6.2——学院牌毕业照片,疯狂留影,第一次穿上了学士服。
6.17——答辩结束,晚上班搓,第一次喝酒超过三杯,我现在依然觉得那天晚上的啤酒特别淡,把学院的指导老师灌了个烂醉;然后去K歌,我们的班长竟然在醉酒之后还能英勇到场......第二次吼出了千年之恋和死了都要爱,觉得那天晚上人人都是麦霸。
6.19——学院院搓,喝酒喝得有点快,回来后头有点痛。班里的一男一女在我们的“要挟”下喝了交杯酒。班长和团支书不幸再次倒下,班长自己坦言已经喝到了脸发黑的地步,团支书好象也喝吐了。
6.22——VOS 12,交大的传统毕业生晚会。我很喜欢那个现场发的纪念钥匙圈,按上自己的指纹,把我的大学毕业永远定格。
6.25——VOA,学院的毕业晚会。竟然把我抽上台做游戏,紧张死我了。晚上出去通宵了,我的大学以及人生的第一次通宵就这么献出去了。玩得很好。
6.26——毕业典礼,继续疯狂留影,突然发现学士服很好看。终于拿到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这也许就是四年的重量,四两拨千斤的感觉。寝室区已经是车水马龙,上海的学生基本上都会走。我留下了,只为了我们班的班衫,如果我不留下也一定能拿到,但不想再麻烦班长和团支书了,他们做的已经够多的了。晚上,被班级同学“拖”了下去,我想我是要感谢的,也许没有你们的喊楼给我的决心,我真得会后悔。大家统一穿着班衫,我们把团支书“逼”去裸奔了,我们把班长“请”进了喷水池,我们爬上了喷水池拍照,某女爬上了树,我们一起在楼下大声喊出“我们毕业了”。
6.27——我真得该走了。终于抓到班长合影,早早理好了行李,最后一刻拿到了我的留念册,我和楼里的同学拥抱告别。在我即将上车的最后一刻,保卫科通知我来拿昨天掉了的皮夹子,里面有我的银行卡。领完出来,碰到班长他们吃饭回来,有幸得到了班长临行前的拥抱。也许这是命运中的另一种完美谢幕。开车回家,车费是一个吉祥的数字——99,我相信这一定象征着什么。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
其实还有好多话要对你,只是存在了另一个地方,因为那里离我的生命更近。
小女子和KK:作为我们班的班长和团支书,我早已经把你们视为一体了。谢谢你们为我们做的一切,谢谢你们留给我的美好回忆。我一想到今后再也不会有那么好的班长和团支书了,又要忍不住哭了。将来要少喝点酒,虽然小女子的酒量应该不错,至于班长就算了吧,每次看到你那个脸色的变化很吓人啊!
Dongdong:不知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有疏远,其实我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不是要责怪谁,但我还是会保留着大一你写给我的信。过去固然是回不去的,祝在未来的路上走好。今年流年不利阿,你要继续当心。如果我去北京,你还是要包吃包住包玩。
Tammy:我们的合称是双鱼,只是表现得大相径庭,骨子里很像。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一定去喝你的喜酒。顺便报告一下,我刚刚发现了一条潜水潜得很深的鱼,那就是我们班长。
花花:没有吃到你亲手做的菜有点小遗憾,不过花花真得好可爱哦,还贤惠,如果可能,我飞到美国来吃你的菜哦,据说出国之后人的手艺都会有大长进。
小白和小英:我们一起去四大熬吧,年关加班的时候,我们互相安慰吧!
SY和ZY:你们两个人真是一对活宝,其实四年我一直就是这么听着套间里你们两个半开玩笑的争吵度过的,像演戏一样的,而且那么快的上海话估计也只有我能听得懂。
还有太多太多,我要感谢的人们!

 

最初的梦想
在人走过半的空荡荡的套间里,忽然有一种大一的感觉。
在我看来,大一和大四是最相象的年份,却怀着完全不同的心情。
套间的公共部位又恢复了大一时的那种干净;每个人的生活又回到了大一时候的那种规律性;套间里也有大一时候的安静。
身边多了电脑和网络;少了陌生感,最重要的是,我们想的东西都不一样了。
套友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说:“即使有些东西不要了,我也要亲手扔掉,我希望我走的时候,就象我来的时候一样”
我想,我已经忘记了大一的梦想,但我肯定我找到了更加成熟和适合自己的。

 

无所谓要去想多年之后的事情,人的眼界到底是有限的。我也曾经在差不多十年前想象现在的样子,想了十年,但是终究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说不定当年毫无瓜葛的两个人突然给你发了结婚请贴,说不定有人已经成了传奇人物,说不定有人突然成了你的老板,说不定我们会在异国的旅途中重逢,说不定再次见面的时候你忽然很想对某人说“我爱你”
大多数人的生活毕竟是平淡的,我想就继续用温暖而平淡的方式结束。看着父母我们就应该明白了,最终大多数都是这么个结果。眼看着当年的班花成了小肉球,显然无论是男人还是化妆品都保不住容颜。平淡是一种更加持久的幸福。
老公说,毕业或许是另一种痛苦的开始。
生活像一只兔子,我们是追逐兔子的猎人们,如果你的水平永远比兔子高一点点,那么就一直有满足感和幸福感。祝每个人都抓到自己的那只兔子。

 

再见了,我的大学。永别了,我的学生生涯。

 

P.S 从差不多一周之前开始写直到今天,改了很多次,我想记住所有的东西。就在昨天之前,我以为我可以不用哭着毕业,结果又被班长的一张帖子给打败了。毕竟这是连男生都要伤感的季节。人不能永远生活在完整的过去,我们都要开始适应新的生活了。
『原文转载 无兴趣请绕行,阿,为啥我结尾才说这句话。。。』

Permalink

| Leave a comment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